亿万血泪话劳改——纪念吴弘达老先生

发表日期:2016年5月31日

吴弘达老先生于2016年4月26日在洪都拉斯度假时意外溺水去世,享年79岁。吴弘达先生祖籍中国江苏无锡,上海市人,出身于上海一个知书达理的中产阶级家庭,少年时受洗成为天主教徒,父亲是银行家,5岁时生母去世,由继母一手抚养长大,童年生活优越快乐。1957年吴弘达先生就读于北京地质学院,同年10月在中共发动的反右运动中被当局打成右派,1960年4月被正式劳动教养,送进监狱和劳改营服苦役至1979年2月。1985年,吴弘达先生来到美国,后归化成美国公民。吴弘达先生是美国劳改基金会和劳改纪念馆的创始人,也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权活动家和民主斗士。


吴弘达先生90年代初潜回大陆秘密做劳改调查时站在他当年劳改期间自建的土胚房前。

吴弘达先生在最美好的大学青春年代因言获罪,被中共投入劳改营服苦役长达19年之久,历经18层地狱般的磨练,九死一生,与饥饿酷刑相伴,与恐怖死亡为伍,等到走出监狱大门时已经是42岁的中年了,人生最美好年华中的青春,爱情,友谊,事业,健康,理想,婚姻和家庭幸福都被摧残殆尽。吴弘达先生的前半生和他家庭的悲惨遭遇是对共产邪恶暴政的血泪控诉,是对红色极权专政机器------劳改制度的史诗性纪录。

毛共暴政统治中国大陆27年,被投入劳改营服苦役的囚犯有几千万之众,每个人都有不同或相似的人生苦难,都有一本个体的血泪账。有的已经永远长眠于地下,有的精神上处于残废状态而无法回忆,有的正常人性被彻底摧毁只是像动物一样苟延残喘于世上,更多的是受能力条件环境所限,无法向世界叙说苦难和纪录历史了。

吴弘达先生是来自毛共暴政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劳改制度千万受害者之中,面向国际社会,面对人类历史,系统的全面的真实的震撼的揭露中共劳改制度真相的第一人,也是研究共产暴政之下劳改制度历史和现状的权威专家。 这是对自由人类的伟大贡献,既是对文明社会的永远警示,也是对中国现代史中最恐怖最耻辱历史的血泪纪录,更是对共产极权暴政的死刑判决书。

吴弘达先生在上世纪90年代,多次回到中国大陆,深入采访了解中国劳改制度和监狱制度的各种实际情况因此在1995年6月,吴弘达先生在新疆被中共当局逮捕,同年8月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间谍罪判刑15年,后在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被中共政府宣布驱逐出境。 吴弘达先生为了揭露中共劳改营的罪孽,在到达自由的美国后,仍不惜牺牲冒险返回中国大陆去调查,担当一个孤胆英雄,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勇敢行为令人肃然起敬。

前苏联的伟大作家索尔仁尼琴因一部《古拉格群岛》的文学作品而载入人类反抗共产暴政的史册。吴弘达先生几十年持续不断的揭露中共罪恶的劳改制度,为中国人民争取人权和民主自由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已经被载入了中华民族反抗共产暴政的光荣历史中,未来也必将进入中华先贤祠供后世敬仰!因为吴弘达先生的卓越贡献,“劳改”这一罪恶的代名字已经被收入了世界各种英语大辞典里,这是由一位中国人获得的划时代的人权成就。

美国国会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4月27日星期三发表声明,缅怀并赞扬星期二在洪都拉斯渡假时去世的中国人权斗士吴弘达。佩洛西在声明中说,“吴弘达对抗压制、不公、以及野蛮侵犯中国政治犯人权的做法表现出的勇气,将永远铭记在人们心中。他的去世使世界失去了一位全球自由民主斗士。”

佩洛西说:“吴弘达在中国囚禁中历经磨难劫后余生,全力投入揭露劳改营真相的工作……他的工作,包括建立劳改基金会和劳改博物馆,是对劳改受害者、幸存者以及全世界政治犯的高度尊重与纪念。”近30余年来,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在去世后获得美国国会这样高度赞誉的,吴弘达先生是第一人,他是属于全世界的反共产暴政的人权斗士。

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中有个很邪恶的思想,就是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本来,人类社会中如果有不同的阶层也是因为社会分工所造成,贫富差距也是人类社会最自然的状态。穷人不代表天然的正义和掌握真理,富人更没有原始的罪孽和天生的代表反动。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实际是欺骗造谣蛊惑穷人,阴险毒辣地制造穷人与富人之间的仇恨,欺世盗名制造阶级敌对,进而为野蛮的暴力革命即从肉体上精神上思想上消灭剥削阶级(其实就是社会的中产阶层和富人)提供理论依据即所谓的思想武器,这就是共产暴政之下人权灾难的源头。

红色极权制度和纳粹法西斯一样,都要根据信仰出身财富思想来划分不同群体,制造阶级和种族仇恨。劳改制度就是这种邪恶意识形态所制造出来的反人类的,灭绝人性的,中世纪般野蛮残酷的,国家级别的奴役人民迫害人民的犯罪制度。中共为维护反动的一党独裁制度必然要剥夺人民的一切基本人权,必要时还要剥夺人民的生存权,所以中共屠杀人民是常态,搞各类政治运动是体制惯性。劳改制度就是中共为这一根本的执政目的,也就是为了中共的最高利益所发明的不断完善的邪恶的司法镇压系统。从德国的布痕瓦尔德到波兰的奥斯维辛到苏联的古拉格再到中国的夹边沟和清河劳改农场,极权暴政下的劳改营无不充满极度的洗脑和精神摧残,超长强度的苦役和饥饿,最恐怖的酷刑和死亡。为了最原始的生存,极权暴政把高贵的人类变成了古罗马斗兽场里互相撕咬的凶猛动物,既被看守折磨也折磨其他囚犯,互相告密,出卖,抢食,逃亡直至自杀,成了劳改营里的唯一生存指南或脱离苦海的最终选择。善良,同情,勇敢等美好品德只会招来更多的欺凌,压迫和死亡。天地如笼,人命如蚁,有时连蚁都不如。中共劳改营是世界上最野蛮最灭绝人性的,也是最残暴制度和最恶劣人性汇聚在一起的集中营,是共产党劳改管理干部主掌囚犯生死大权的现代奴隶社会 。中国大陆的劳改犯是中共极权暴政制度下被彻底剥夺一切人权的社会最底层的最卑贱的现代奴隶,他们的悲惨命运只有二战期间纳粹德国集中营里的犹太囚犯可以相提并论。                               

中共政权完全和现代政治文明背道而驰,是集古今中外各种暴政的邪恶之大成者。惯于用红色党文化给愚民洗脑,以伟光正的名义调动起人性之恶,通过不断的发动政治运动,依靠所谓的群众专政,党奴党狗推波助澜,党的各级书记定性,不经过起码的司法程序,随意逮捕监禁人民,劳教劳改中共自己源源不断制造出来的各种阶级敌人。其无产阶级专政的随意性,草率性,残暴性,荒唐性均创造了人权历史上的世界之最。甚至为了所谓首都居民成分的纯净,可以把无业游民和流浪儿童,因家庭成分不好而找不到工作的社会闲杂人员都送进劳改营。有的是没有劳教劳改期限的,有的是有劳教劳改期限的,服完刑后也必须终身在劳改营安置就业。到了文革期间,因为砸烂公检法,把阶级敌人送往劳改营改造的这一环节也省略了,红卫兵和造反派可以随便指控任何一个公民是反革命或是阶级敌人,然后施加酷刑暴行,可以在大街上把人活活打死而不受任何惩罚。

在人类历史上,中华民族是最多灾多难的民族,也是近代史上饱经内忧外患的民族。我们的血泪是如此之多,我们的苦难是如此之深,我们的肉体和精神被摧残的如此毁灭,我们的同胞死于外敌入侵和暴政奴役的数字居世界之冠,已经难以找到合适的词汇和语句来描绘了。但是,因为中国大陆的共产暴政继续存在,因为中共当局继续伪造历史隐瞒真相洗脑人民, 因为中国人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知识分子从没对自己的苦难和历史有深刻的全面的反省与检讨,更因为正义的审判从来没有到过中国的法庭,所以罪孽仍将上演,悲剧不断延续,苦难不会终止,血泪依然流淌。

毛泽东死后一直到今天的这40年中,中共制造的人权灾难层出不穷,人权纪录在国际上臭名昭著,各种骇人听闻的司法罪孽越演越烈,被劳改的各类犯人尤其是政治犯的人数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中共各类监狱和劳改营的规模和数量如今又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我们今天审视吴弘达先生创立的劳改基金会和劳改纪念馆从上世纪90年代成立至今所做的各项工作,例如长年对大陆政治犯的经济资助,调查起诉大陆劳改产品的出口贸易,出版各种劳改回忆录的黑色文库,在国际舞台上揭露劳改制度的罪孽,建立世界上唯一的一座劳改纪念馆和劳改基金会网站等等,更觉得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功德无量。

笔者本人就是一个中国大陆的政治犯,经历过从看守所到劳改监狱的所有劳改犯人的地狱体验,因此对吴弘达先生和其他政治犯用血泪写成的黑色文库里的回忆录有切肤之痛。共产暴政就是一架吞噬一切人类美好精神例如: 自由,独立,思想,尊严,人性的黑洞机器,也是一部既不断嗜杀自己同类也消灭敌对阶级的绞肉机。中共暴政屠杀人民,制造冤假错案,用劳改制度奴役人民迫害人民的数字超越了中国历朝历代暴政所施行的同类罪行的总数之和。

我们今天纪念吴弘达先生,就是要永不忘记共产暴政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认清共产暴政的邪恶性残暴性欺骗性和奴役性。就是要了解历史真相,揭露劳改罪孽,牢记前辈苦难,警示昭告后世,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坚决对共产暴政说不!

同胞的苦难就是我们自己的苦难,他人的悲剧我们无法冷漠,暴政之下焉有完卵?上世纪无知愚昧的中国人因追求共产主义天堂而堕入红色地狱,导致共产暴政肆虐神州大地67年,至今还看不到中国挣脱锁链,获得自由的那一天。希望所有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都来了解认识吴弘达先生开创的劳改基金会的人权事业,都来关注中国的真实历史,都来认清中共建立的罪孽累累的劳改制度的真相。 如是,则中共暴政这座破烂腐败的大厦必将摇摇欲坠,中国人民终将认识到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的珍贵性和重要性,中国人民抛弃共产邪教,埋葬共产极权制度,重建自由中国的那一天就为期不远了!

作为天主教徒,吴弘达先生终于回到了上帝的怀抱!                                  

安息吧! 吴弘达先生,天堂没有劳改!

附挽联二副

为吴弘达老先生写的挽联一

上联:革命尚未成功,惊闻当代人权斗士仙逝,神州何人揭罪孽?

下联:先生已经作古,痛忆红朝劳改奴隶幸存,中华有谁反暴政?

橫批:天堂没有劳改

 

为吴弘达老先生写的挽联二

上联:年轻英才因言获罪,身成楚囚血泪春秋十九载,壮志难酬空洒泪。

下联:高龄斗士反共招谤,头戴荆冠侠义天下八十整,伟业未竟暗伤心。

横批:傲骨嫉恶战匪党

七律一首

七律《悼吴弘达先生》

惊闻噩耗夜难眠,

赤祸劳改罪万千。

行善施财如雨露,

救危帮困似甘泉。

八十战士身心累,

十九牢囚血泪涟。 

反共一生招毁誉,

人权伟业创新篇。

丙申年三月廿二于纽约

注:吴弘达老先生生于1937年,今年虚岁八十,高龄仙逝,享年80岁。他在1957年的中共反右运动中受到残酷的政治迫害,被投入劳改营服苦役长达十九年。

 

写于2016年5月28日于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