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劳改”一词进入牛津词典的人权活动家逝世

发表日期:2016年5月7日
作者:纽约时报

人权活动人士吴弘达(Harry Wu)在洪都拉斯度假时逝世,享年79岁。自从他在中共的劳改营中被残酷对待,度过整整19年后,就再也无法忍受这个世界忽视在自己的故国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

华盛顿劳改基金会(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的行政主管安·努南(Ann Noonan)确认了吴弘达去世的消息,该机构是他在1992年创立的。

出身上海一个富裕的罗马天主教家庭的吴弘达于1960年被捕,当时只有23岁,即将从大学毕业。他被指控批评苏联1956年入侵匈牙利,还被指责没有坚定支持毛泽东的政权。

后来他写道,最初并没有人告诉他自己为何被监禁,到最后一名警卫“打开我的档案,然后说,‘你是一名反革命右派分子,你被判了无期徒刑。’”

他说他先后被送往多个农场、矿场和劳改营,劳改期间曾被殴打——在与其他劳改犯的争斗中,他的背部和手臂被打断——并被放进一个类似棺材的水泥箱里。1979年,也就是毛泽东逝世三年后,他被释放,那时他已42岁,比劳改前瘦了75磅(约合34公斤)。

1985年,吴弘达移居美国,前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无薪的访问学者。当时他身上只有40美金,靠晚上在一家点心店打工来维持生活。

1994年,他获得了美国身份,也成为中国“劳改”制度的一名持续不懈的批评者。他拒绝让这个世界忽视这一问题,尽管美国和其他国家都在试图和中国建立商业与政治联系。

他把中国的劳改制度比作苏联的古拉格和纳粹的集中营,指责这一制度导致千百万政治犯和知识分子死亡。他甚至成功地游说《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收入了“劳改”(laogai)一词。

吴弘达曾多次秘密返回中国,以揭露中国的监狱状况,比如贩 卖被处决囚犯的器官。1995年,他被中国当局逮捕,并判处15年监禁,罪名是从事间谍活动。因为一些人权活动人士的抗议,包括当时的美国第一夫人希拉 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施压,吴弘达在被扣押66天后释放。他们的抗议行动包括抵制当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

之后,吴弘达被驱逐到美国,在加州生活,有段时间曾在斯坦 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 at Stanford University)担任研究员。大概在10年前,他搬到了华盛顿。2008年,他创立了劳改博物馆(Laogai Museum),用以纪念共产主义政权下的死难者。

2010年,吴弘达在美国国会大厦前。他在1985年来到美国,前往加州做一名无薪的访问学者,身上只有40美元现金。

“我很高兴自己能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麻烦制造者,”吴弘达在《麻烦制造者:中国暴行下的个人抗争》(Troublemaker: One Man’s Crusade Against China’s Cruelty)一书中写道,“因为中国共产党是民主与自由的麻烦制造者。”(这本书为吴弘达与前《纽约时报》记者乔治·韦切伊[George Vecsey]合著。)

吴弘达1937年2月8日出生于上海,他的父亲是一名银行家,母亲也来自富裕家庭(儿子被捕之后,她自杀身亡)。吴弘达儿时在耶稣教会学校读书,后来考入北京地质学院。

离开中国后,他便成为劳工权利和宗教自由的倡导者,反对死刑和中国的一胎政策,支持达赖喇嘛为西藏争取自由的运动,支持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倡导政治改革,刘晓波目前还在中国的监狱里服刑。

在1998年接受采访时,吴弘达承认他此前返回中国是冒着生命危险,但他坚称,尽管他想活下去,但他也决意完成自己的使命。

“如果上帝对我说,‘弘达,我知道你之前受了苦,想给你一个恩惠,你想要什么?’我想要回我20年的生命,”他说。“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今天还在努力地工作。我已经61岁了。我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