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

我们可以不可以问一声,这四亿人口是如何“减少”的,是怎么消失的?中共是怎么让这四亿人口灭绝了呢?这可是四亿人的生命啊,比起那些“黑户”、“不合法”的人,这四亿消失的生命多么悲惨,多么可怜!二十年前劳改基金会研究计划生育问题时,不是仅从人权角度看问题的,我们在书里也提到了性别结构问题、人口老龄化问题、老年人赡养和养老问题、城市和乡村男女的婚姻问题……这些问题现在全部显现出来了。
通知:理事指示:由于内部重组,劳改博物馆和劳改研究基金会办公室暂时关闭,劳改网站将暂停更新。 重新组织完成后,我们将重新开放正常业务。 感谢您的持续支持。劳改基金会
当时的副院长邓力群在会上说:我看这个沈志华就是个持不同政见者,我们社会科学院培养的是马克思主义者,不是持不同政见者。沈志华急了,直接上门去找他,邓力群说:“我们辛辛苦苦地搞了四十多年,不是搞的社会主义,那我们搞的是什么呢?那中国要不是社会主义,朝鲜、越南、古巴就全都不是啦?这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影响有多恶劣啊,你知道吗?”聊到沈志华的家庭背景,邓力群脸色一下子缓和下来:“...
中山大学对于这位“反动学术权威”曾有如此描述:陈寅恪声称“不吃中国面粉”,“不为五斗米折腰”。他狂叫“兴亡遗恨尚如新”。他还说,“虽然年纪老到皮包骨了,但还不愿死,要看共产党怎样灭亡”,“死了以后,骨灰也要抛到大海里,不留在大陆”。简直是反动透顶,恶毒至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革命群众对他也确实愤恨至极……他要至死不变,就让他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去吧!(...
10月13日,牟传珩、姜福祯、张霄旭、姜春元,再次前去青岛市南法院,顺利办理了立案手续。至此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共同诉讼,一波九折,几经刁难,终获立案,成功趟开了“‘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集体诉讼之路。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联署建议书四发起人,共同状告青岛人社局正等待开庭。
9月28日,美利坚大学19名学生与老师参观劳改纪念馆并观看了吴弘达先生在意大利的演讲视频。
9月15日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也是吴弘达老师仙逝的143天。记得每年中秋,吴老都会给基金会的员工买盒月饼,或者请大家吃顿饭。如今再逢月圆之时,先生却已不再,特赋词一首,以表同仁晚辈对老师的怀念与感激之情。
2016年8月16日,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做过多年主编的陈奎德先生执掌的《纵览中国》发表了程凯题为《抢救雅虎人权基金》的文章。该文对已故的吴弘达先生极尽诅咒和辱骂,信口雌黄,满口污秽,不但对吴先生本人和劳改基金会污蔑诽谤,而且攻击包括与吴先生同一年代遭受中共迫害的劳改和劳教的“政治犯人”。程凯文字特色在于语言暴力,但却毫无历史和政治常识,其逻辑之荒唐、智商之低劣令人瞠目...
澳大利亚绝不能成为杀人魔头毛泽东歌功颂德的地方。作为一个澳大利亚公民, 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向澳洲社会揭示 毛泽东对人类犯下的罪行,我们绝不能容忍此类纪念活动颠污我们为之骄傲的城市 — 墨尔本!我们拥护澳大利亚多元文化,尊重言论自由,但这种自由必须符合澳大利亚价值观。我们不希望看到,澳洲政府,墨尔本市政厅因为这个演出和毛,这个杀人不眨眼侩子手扯上仼何关系。
吴弘达说,“我们的生命中充满了苦难。苦难是一种美,那是一种眼泪不止的美。我们必须感谢苦难给我们的启示,苦难也给我们带来了力量和光明。……请将我们流过的血和泪,以及我们还剩有的血和泪,一起努力,把‘劳改’两字镌刻在历史的碑柱上吧!我们是为千千万万倒了下去再也起不来的人呐喊,我们的呼声代表着千千万万再也没有声音,没有容貌,没有名字的人。我们的呼声是为了孩子,以及孩子们的孩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