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余杰一月離國赴美申政治庇護,他在弗吉尼亞州的新家門外掛了一支美國國旗,因為他尊崇美國自由,「那是免於恐懼的自由,讓我可隨心寫作。」 今年一月出走美國的內地異見作家、著有《中國影帝溫家寶》的余杰,本月中旬將在港出版《劉曉波傳》。這是他用超過三年時間寫成,獻給身在獄中,獲諾貝爾和平獎的摯友之禮物。 余杰抵美申請政治庇護將近五個月,現居距離華府一小時車程的弗吉尼亞州小鎮。...
二狗子临走时,骑在他的黑摩的上,还说:你“要改变风格,别写什么哲学和诗歌,别讲什么学问逻辑,没人会理你的。要写段子,这个网络流行,看的人多才能吸粉,这样打赏概率才高,并且还有可能卖字画作品。”关键的是,二狗子狠加一把油:“这样安全,有利于自己和孩子。记得要爱国啊,还有要爱党,使劲吹捧民族伟大,吹嘘传统文化好,一定对你好处的!”说完,就松刹车冲了出去,一溜烟走了。
二狗子特别看重一个人的道德品行,当然这是对于他人的要求,对自己的道德品行,他一直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和崇高的人。他人生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为国家做贡献,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还有就是自己能够成为有钱人。他喜欢讲和谐,喜欢给人讲道理,喜欢给人调节矛盾,总是告诉别人要退一步海阔天空。还有他特别正义,当然他也经常小偷小摸,但他认为这是不拘小节,并不影响自己的道德品格。
吳弘達舉行記者會的目的是要說明,犯罪意圖和行為是事實,有錄音等證據,只因證人不肯出庭案子才被撤銷。當時中共海外電視、報紙記者來了一大群,與被告等相互配合,仗著人多勢眾,輪番對吳進行人身攻擊及謾罵,吳弘達獨自一人不亢不卑,據理力爭,我真佩服他無懼權勢追求公義的犧牲精神,同時擔心對方會大打出手,於是在一旁叫著:不要人身攻擊、讓人家說話。之後,有人在網上放出狠話,若有人幫吳弘達說話...
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关押了二十年的吴弘达,在美国勇敢地从事争取中国人权、民主、自由事业的活动;他在自由的土地上创建了劳改基金会;由于他的努力,“劳动改造”这个具有丰富政治文化内涵的特殊词汇编入了牛津大辞典;他关心大陆故旧难友的生活和工作;他以顽强的毅力出版和传播揭露极权黑暗的著述;他不避风险来大陆收集事实资料……总之,我把他誉为“自由民主斗士”,我认为是名副其实的。...
他,是一个大写的人!他在反动的共产意识形态作乱、祸害人类文明的时代,留下了自己的符号,而永志史册!惟其如此,才得到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的表彰。他多么不容易,从一个被打翻在地的劳改犯一直努力打拼让西方世界知道什么是中国的劳改制度,他得到了世界人民的尊重。
我所了解的吴弘达,是一个有道德素养的青年知识分子。为人正派、直率且聪明能干。我认识他那年,他不过二十三、四岁。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不道德的流氓行为,也从来没见过。我最近听说,就在他去世前后,竟有人造谣污蔑,丑化他,向他泼脏水。这种人太卑鄙了!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要么是受人雇佣,要么是天良丧尽。
在美国我们也得到过吴老师的一次资助,但是我们心里感到惭愧:吴老师已经帮助我们那么多,现在来了美国,应该自己努力,不能再给他老人家添麻烦。所以我们很少去找他,也许吴老师认为我们不知感恩,都没去探望他,本想着等自己有车了,工作稳定了,就去探望他老人家,没想到突闻吴老师仙逝,如今阴阳相隔,心中万分悲痛、惭愧,希望吴老师在天上,原谅我们。 仅此悼念尊敬的吴弘达老师。愿主保佑你安息!
这样一位不屈不挠的人权斗士,却在饱受期待的目光之中忽然离世。诚然,这一噩耗是中国民主化的巨大损失。但是,留下的脚印不会被遗忘。吴老师业已在天堂安息,吴老师创办的劳改基金会还将把吴老师未竟的事业发展下去。记得吴老师晚年时说过:“我相信我还会活着回到中国的。”这句短短的话,只有流亡海外、饱受乡愁之苦的异议人士们才能体会其背后的酸甜苦辣。
在美國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吳弘達,充分享受到個人的自由民主人權,可為了其他的勞改份子,為了中國的人權,吳弘達自願承擔虎口拔牙的使命,無懼死亡的威脅,知難而進永不言退。吳弘達這個人,吳弘達做的事,值得我們永遠感謝銘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