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由于内部重组,劳改博物馆和劳改研究基金会办公室暂时关闭,劳改网站将暂停更新。 重新组织完成后,我们将重新开放正常业务。 感谢您的持续支持。 劳改基金会
二狗子临走时,骑在他的黑摩的上,还说:你“要改变风格,别写什么哲学和诗歌,别讲什么学问逻辑,没人会理你的。要写段子,这个网络流行,看的人多才能吸粉,这样打赏概率才高,并且还有可能卖字画作品。”关键的是,二狗子狠加一把油:“这样安全,有利于自己和孩子。记得要爱国啊,还有要爱党,使劲吹捧民族伟大,吹嘘传统文化好,一定对你好处的!”说完,就松刹车冲了出去,一溜烟走了。
二狗子特别看重一个人的道德品行,当然这是对于他人的要求,对自己的道德品行,他一直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和崇高的人。他人生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为国家做贡献,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还有就是自己能够成为有钱人。他喜欢讲和谐,喜欢给人讲道理,喜欢给人调节矛盾,总是告诉别人要退一步海阔天空。还有他特别正义,当然他也经常小偷小摸,但他认为这是不拘小节,并不影响自己的道德品格。
当时的副院长邓力群在会上说:我看这个沈志华就是个持不同政见者,我们社会科学院培养的是马克思主义者,不是持不同政见者。沈志华急了,直接上门去找他,邓力群说:“我们辛辛苦苦地搞了四十多年,不是搞的社会主义,那我们搞的是什么呢?那中国要不是社会主义,朝鲜、越南、古巴就全都不是啦?这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影响有多恶劣啊,你知道吗?”聊到沈志华的家庭背景,邓力群脸色一下子缓和下来:“...
中山大学对于这位“反动学术权威”曾有如此描述:陈寅恪声称“不吃中国面粉”,“不为五斗米折腰”。他狂叫“兴亡遗恨尚如新”。他还说,“虽然年纪老到皮包骨了,但还不愿死,要看共产党怎样灭亡”,“死了以后,骨灰也要抛到大海里,不留在大陆”。简直是反动透顶,恶毒至极。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革命群众对他也确实愤恨至极……他要至死不变,就让他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去吧!(...
10月13日,牟传珩、姜福祯、张霄旭、姜春元,再次前去青岛市南法院,顺利办理了立案手续。至此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共同诉讼,一波九折,几经刁难,终获立案,成功趟开了“‘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集体诉讼之路。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联署建议书四发起人,共同状告青岛人社局正等待开庭。
9月28日,美利坚大学19名学生与老师参观劳改纪念馆并观看了吴弘达先生在意大利的演讲视频。
她和我说,她用了一个美国品牌的杯子,在朋友圈发了张图,而被一位曾经要好的同学用民族大义教育了一番,感觉非常难受,干脆直接把好友都删除。而这同学,在整个中学期间关系都还不错。可能一起上厕所,一起学习,相互鼓励。这些曾经的温情,都被这一番民族大义式的言论给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