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弘达先生不幸离世后,杰安迪曾联系劳改基金会,要求得到该非营利机构报税的详细资料复印件,尽管这些资料可以在网上查到。杰安迪也曾试图寻找一个机会与劳改基金会相关人员交流,他也企图得到任何关于吴弘达先生死亡情况的信息。他表示他正在写一篇关于“劳改人权基金”人道援助情况的文章。
吳弘達舉行記者會的目的是要說明,犯罪意圖和行為是事實,有錄音等證據,只因證人不肯出庭案子才被撤銷。當時中共海外電視、報紙記者來了一大群,與被告等相互配合,仗著人多勢眾,輪番對吳進行人身攻擊及謾罵,吳弘達獨自一人不亢不卑,據理力爭,我真佩服他無懼權勢追求公義的犧牲精神,同時擔心對方會大打出手,於是在一旁叫著:不要人身攻擊、讓人家說話。之後,有人在網上放出狠話,若有人幫吳弘達說話...
中國有12萬名律師,勇於承接人權案件的比例並不大,高智晟律師是一顆照耀黎明前黑暗的最耀眼的晨星,他對民間疾苦“感到異常的沉重及悲哀”,設下“三分之一案件要為窮人弱勢免費打官司”的原則,先後為當局最敏感的案件辯護,包括幾乎等同於不可接觸的“麻風病人”法輪功學員和地下基督教徒,以及強制拆遷戶、底層農民與私營企業家等。高智晟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排除地雷”,為了他人的安全和利益,...
弘达先生为中国所有的劳改劳教受害人吐出了一大口冤气,这是我们这些劳改受难者及其家属都想对他说的一句肺腑之言。劳改这个名词已经进入到英文的百科大词典之中,已经成为世界历史上与古拉格、集中营齐名的恐怖主义名词,这是吴弘达一生最成功的事业。我们所有依然健在的劳改虎口余生者都不会忘记吴弘达的遗志,继续揭露共产党罪恶,推动人权事业的发展,直到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一息尚存,...
在共产党的监狱里关押了二十年的吴弘达,在美国勇敢地从事争取中国人权、民主、自由事业的活动;他在自由的土地上创建了劳改基金会;由于他的努力,“劳动改造”这个具有丰富政治文化内涵的特殊词汇编入了牛津大辞典;他关心大陆故旧难友的生活和工作;他以顽强的毅力出版和传播揭露极权黑暗的著述;他不避风险来大陆收集事实资料……总之,我把他誉为“自由民主斗士”,我认为是名副其实的。...
他,是一个大写的人!他在反动的共产意识形态作乱、祸害人类文明的时代,留下了自己的符号,而永志史册!惟其如此,才得到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的表彰。他多么不容易,从一个被打翻在地的劳改犯一直努力打拼让西方世界知道什么是中国的劳改制度,他得到了世界人民的尊重。
我所了解的吴弘达,是一个有道德素养的青年知识分子。为人正派、直率且聪明能干。我认识他那年,他不过二十三、四岁。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不道德的流氓行为,也从来没见过。我最近听说,就在他去世前后,竟有人造谣污蔑,丑化他,向他泼脏水。这种人太卑鄙了!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要么是受人雇佣,要么是天良丧尽。
在美国我们也得到过吴老师的一次资助,但是我们心里感到惭愧:吴老师已经帮助我们那么多,现在来了美国,应该自己努力,不能再给他老人家添麻烦。所以我们很少去找他,也许吴老师认为我们不知感恩,都没去探望他,本想着等自己有车了,工作稳定了,就去探望他老人家,没想到突闻吴老师仙逝,如今阴阳相隔,心中万分悲痛、惭愧,希望吴老师在天上,原谅我们。 仅此悼念尊敬的吴弘达老师。愿主保佑你安息!